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正文

印度经济抵达“三步走”目标,难免爬沟过坎!

09-11 电视剧

在前不久于南非约翰内斯堡参加金砖国家工商论坛时,印度总理莫迪不仅再一次高调官宣印度是目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而且表示印度将成为未来几年世界经济的增长引擎。按照莫迪先前设定的经济发展目标,2025年印度将成为一个经济总量达到5万亿美元的经济体,2032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至2047年国家独立100周年时,印度将成为一个发达国家。愿景看上去的确宏大与诱人,只是可能“三步走”中的任何一个阶段目标的实现均非易事。   40多年的高速增长   印度正式独立后,国内经过了一个很长时期的动荡与不安。先是为期三年的过渡期内发生了甘地遇刺身亡以及围绕克什米尔问题展开的第一次印巴战争,后又接着发生第二次、第三次印巴冲突以及边境战争,自然,20世纪整个50年代印度经济的表现便不尽如人意。除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勉强达标外,第二个“五年计划”最终仅完成了目标的六成,两个五年合计概算下来,印度实际GDP年均增长3.48%。20世纪80年代开始提速,40多年间扣除通货膨胀的印度经济年均增速超过了5%。   莫迪自2014年执政,5年后获得连任,截至目前的九年时间实现GDP年均实际增长5.3%,名义增速超过10%。2022年,印度以3.4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盖压英国,晋升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3年印度GDP达到3.73万亿美元,保持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的位置,同时IMF强调2023年以后印度将维持6%以上的经济增长率,按此增速计算,印度2024年的GDP规模将超过4万亿美元,2025年实现5万亿美元的目标概率较大。而更重要的是,包括IMF等众多的国际权威经济组织还对印度经济增长的更远期目标一致性加分唱多。   在IMF看来,借助于前期的强大增长惯性,印度与日本的GDP将在2027年发生逆转,即当年印度的GDP总量升至5.15万亿美元,而日本、德国的GDP规模分别为5.08万亿和5万亿美元,看得出,在预测印度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问题上,IMF表现出的态度比莫迪还要激进。相比于IMF,摩根士丹利与标准普尔虽然保守了一点,但依然双双肯定2031年之前印度经济将保持6.7%的年均增速,并且是20国集团(G20)中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值得注意的是,高盛的预测则更加大胆,不仅认为印度GDP到2030年会增长至7.3万亿美元并成为超过日本的亚太地区第二大经济体,而且预测印度将在2075年超过美国的经济总量,GDP膨胀至52.5万亿美元并上升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高盛的眼中,2047年印度华丽转身为发达国家同样胜券在握。   可以助跑的综合能量   从国内庆典到出访他国,从全球性高层论坛与重要性商业合作场合,莫迪都不会放过任何一次重大机会推介与渲染他的经济增长“三步走”目标,虽然看上去有点“画大饼”的嫌疑,但印度经济未来的确存在可以继续高增长的潜力与后劲,其中“人口红利”的持续可以说是印度经济接续跳高的最大优势。数据显示,印度是目前全球第一大人口国家,人口总数达到14.25亿,印度政府预测,到2036年本国人口将增至15.22亿,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报告则指出,21世纪60年代之前印度人口将持续保持增长至17亿,而印度的“人口红利”优势不仅体现在数量规模上,其人口中位数年龄目前仅为28岁,25岁以下人口占到总人口的一半,35岁以下人口约占总人口的60%,因此比较看来,印度是全球范围内劳动年龄人口比例最大的国家。   足量的人口与富有弹性的人口结构不仅可为企业提供充沛的劳动力资源,从而有利于降低经营成本与提高竞争力,同时能够培育出强大的消费市场,进而增强经济的内生动能。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数据,未来10年印度的劳动年龄人口可达10亿,到2050年全球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超过六分之一来自印度;另外,个人消费目前贡献了印度经济增长的65%,且还将继续发威,按照标准普尔预测,到2031年印度消费市场将翻一番以上,从2022年的2.3万亿美元飙升至5.2万亿美元。更为重要的是,巨大的人口优势还吸引了跨国公司的纷至沓来。数据显示,莫迪执政以来,印度实际利用外资从2013年的243亿美元上升到2022年的710亿美元,涨幅290%,FDI(外国直接投资)累计流入量超过9600亿美元,印度的全球营商环境从2013年的142名上升到去年的63名,受到影响,苹果、特斯拉以及三星等全球行业头部公司纷纷在印度安营扎寨。   与跨国公司集群进入的阵容相辉映,印度本土产业也摆开了较为强大的竞争力矩阵。印度的仿制药驰名全球,其药品产量目前位全球第三位,供应量占全球20%,同时印度的航天航空技术、电子技术以及生物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在世界排名也位居前列。另一方面,在三次产业结构中,目前印度的服务业占比超过了60%,产业结构层次较高,背后的核心支撑就是高度发达的信息技术与软件产业,而作为全球最大的IT服务和软件外包国,印度占据了世界软件外包市场的60%。   立足于在软件开发和信息技术领域沉淀出来的强大竞争力,印度政府正在聚力推进与积极布局数字产业。一方面,政府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推出超过100项数字化变革项目,对此,2023/2024财年准备投入10万亿印度卢比以支持数字科技初创企业,同时通过提高个人所得税免税上限率、变动征税豁免细则以及降低特定进口产品关税等措施重点支持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项目的创建与发展。另一方面,印度政府计划投资100万亿卢比建立一个大型多模式互联互通国家总体规划项目,扩大数字应用的覆盖面。据悉,目前印度政府已完成了超13亿国民的姓名、地址、手机号及生物识别信息的登记收录,民众也可以借助数字技术与设备在全社会消费领域享受便捷与及时的服务。   更为重要的是,一旦数字转型成功,对于接下来“印度制造”的全面布局与最终崛起将起到十分关键的武装作用。由于国内产业结构中印度制造业仅占10%,在全球的占比更是少至3%,莫迪自上任便提出了“印度制造”计划,目的是将制造业产值提升至GDP的25%,同时增强印度的出口竞争力以及降低进口依赖度和提高产业自控力。为此,莫迪政府一方面不断提高消费电子等进口产品关税,前后涉及的产品达4500多个品类;另一方面,最近两年印度政府不断推出了智能电视、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的进口禁令,同时出台巨额财政激励计划吸引境外相关厂商到印度投资建厂,而对于本土初创制造企业,印度政府不仅给予税收优惠与奖励,甚至连其参加国际商务活动的机票也给予报销。通过前述的系列操作,印度实现了电视机100%的本地组装,同时成了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国,其国内智能手机消费存量的98%来自本土造,由此外推,伴随着“印度制造”计划的渐次落地,印度经济增长的底气或许会变得更为稳固与厚实。   难以绕开的羁绊与掣肘   排除金融危机、新冠疫情以及自然灾害等各种不可抗逆事件不论,印度在迈向各大经济目标的路途中的确存在不少的障碍,其中作为其最大优势的“人口红利”弄不好可能蜕变为最厉害的要素劣势。准确地说,人口红利除了人口数量与人口结构因素外,还应包括人力资本内容,且后者更突出人口资源效率与增值的目标驱动,而就当前印度而言,人口红利中的人力资本成色显然不足。一方面,印度成年人文盲人数高达2.8亿,现有劳动力人群中接受过职业培训的人数只有14%,正式技术工人占劳动力总数的比例更是低至3%,总体劳动力素质偏低势必影响企业创新步伐以及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另一方面,印度人口生育率已从高峰时期的5.3跌至目前的2.1以下,而且印度政府预测未来15年国内青年人(15~29岁)占总人口的比例将呈现“先增后减”的态势,同时老年人占比将升至14.9%,因此不排除印度未来会遭遇如今许多国家所面临的人口抚养比上升以及老年化压力。退一步而言,即便是印度人口继续维持快速增长,但人口规模的膨胀势必给资源与公共服务产生巨大的压力,同时在环境等领域衍生出许多的负外部性,进而威胁经济发展的可持续,到时再宏大的增长图景恐怕也只能是水中花。   结构性失衡是印度经济肌体内的一大硬伤。一方面,作为第一产业核心的印度农业不仅在基础设施上严重匮乏与落后,而且频繁受到自然灾害的袭扰与损害,而农业部门又吸收了全国45%的就业人口,且因城市承接功能十分脆弱,人口城市化脚步异常缓慢,二元经济结构持久得不到显著松动,不仅大量劳动力人口沉淀在低端产业中,而且农业也难以得到因人口转移而形成的先进要素辐射,产业升级维度无法得到扩张与提升。另一方面,虽然服务业扮演着印度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因为就业门槛较高而将更多的劳动力挡在外面,同时作为第二产业的制造业凸起需假以时日,工业方面的巨大断层强烈抑制了可以进一步吸纳劳动力人口的就业张力,由此导致了印度国内失业率常年保持在7%以上,城市青年失业率超过20%更成常态。但问题的关键是,当更多的失业人口被抛向市场,本已不轻的贫穷化程度也会愈演愈烈,根据联合国的《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印度处在贫穷线以下的人口为7.8亿,同时还有2.28亿的绝对贫困人口,占比为世界最大,而贫困的存在必然拖慢经济增长的正常步伐,甚至会成为干扰与阻碍经济成长进度的巨大风险因素。   寡头经济是刻印在印度经济体上的一个鲜明标签,令印度国内民众与国际社会广泛诟病。目前包括信实集团、阿达尼集团等国内六家巨头企业把控了印度25%的港口产能、45%的水泥产量、33%的钢铁产量、60%的电信用户以及超45%的煤炭控制权与企业主要股权。按照莫迪的说法,巨头公司能够引领大型突破性项目,但产业的高度集中更容易扼杀竞争,导致更加广泛的私人投资容易被挤出,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持续处于式微状态,市场的竞争活跃度受到极大压制。也正是如此,虽然印度的经济增速明显快于美国与中国,但若要论“独角兽”企业的成长数量与速度,后两者则要将前者远远甩在脑后。   更为重要的是,垄断财团扩张的背后还有印度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事实。统计数据显示,过去10年间,印度创造的财富40%流向了1%的人口,只有3%的财富流向了底层50%的人口,印度目前10%的最富有者控制着该国80%的财富,而1%的最富有者拥有印度58%的财富,收入最低的50%与收入最高的10%之间收入相差20多倍。贫富悬殊的板结与恶化会降低民众对政府的公信度以及撕裂执政者的国家治理能力,于是,莫迪政府的“废钞令”引来社会混乱、农业新法遭遇农民集体抗议等风险事件频繁上演,经济肌体由此反复承受的痉挛与阵痛不言而喻。23156123315645120154203164512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yiroon.com/a/dianshiju/2023/0911/190.html



标签

友情链接